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正文

365娱乐

时间:2018-07-04 06:35:37    来源:凤凰网财经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去年3月,原银监会启动“三三四四”专项治理行动以来,对银行系统的监管日益趋严。尤其是今年,银监局和地方银监分局的罚单纷至沓来。据凤凰网财经,银保监会官网6月公布的处罚信息来看,银监局开出共49张罚单,地方银监分局共开出105张罚单,总共154张罚单涉及金额为7425.67万元。

今年上半年银监会总计公布1662张罚单,按月度来看,今年1月到6月,银监会及其分支机构分别开局554张、366张、110张、177张、301张、154张罚单。银监会6月份公布154张罚单,从数量上为2018年上半年度月度排行第5。

从被罚机构来看,农商行接到81张罚单,超过二分之一,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和城商行。而今年以来,农商行正扎堆IPO,6月21日,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拿到了A股门票,将成为中国第六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目前共有19家银行在A股IPO排队序列中,其中包括9家农商行。

从省份来看,福建银行吃罚单数最多。福建共开19张罚单,共涉及金额800万元,其次为河南,共开出17张罚单,新疆开出14张罚单,浙江开出12张罚单,吉林为11张,广东和山西均为10张,其次为四川、山东、内蒙古、江苏、安徽、辽宁、江西、河北、甘肃、天津、重庆、云南、广西,全国34省中有20省银行机构或者从业人员在6月被罚,14省幸免。

银监会在《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中明确指出,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包括违反信贷政策和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相关的处罚案由也增多。从6月来看,银监系统的处罚案由最多的是信贷业务违规、违反审慎经营原则以及理财、票据业务违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认为,当前的罚单主要集中于银行原有存量业务,而非增量业务。监管机构此前出台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等多项监管措施,强化风险管控、完善监管链条、弥补监管短板,组合拳重点打向了当前经营中风险较大的领域,比如同业、委外等业务,以及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农商行罚单占比超半数

从被罚机构来看,6月公布的154张罚单中,仅农商行就接到93张罚单,占罚单数量的三分之二,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

在银监会公布的处罚中,农商行受到处罚的原因多为业务操作不规范或者违规操作,暴露出其管理能力不足的缺陷。从金额上来看,处罚大单并不多,处罚金额多在20万元到50万元之间,个人处罚包含警告、罚款或禁业,罚款金额多在5万元到10万元之间。

6月27日,银监会官网公布了吉林省延边银监分局的罚单,因“账外经营票据业务”,没收吉林省龙井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法所得2614.69万元,并责令该行对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为6月份涉及金额最大的罚单。同时,多名相关负责人被处以罚款,一名相关负责人被取消银行业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5年。

除以上处罚之外,还有如内蒙古额尔古纳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因“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被罚款30万元;江苏句容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发放无真实用途的贷款、且贷款资金被用于购置房产和购买他行理财产品”被罚款30万元;山东省莒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集中度等主要监管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40万元等。

自2011年起,农商银行增长迅速,平均每年增加100多家,截止2017年底,全国农村商业银行的数量达到1262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的27.74%,资产规模近25万亿,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10.07%。

在多位银行人士看来,农商行优势在于与区域经济联系紧密,网点下沉至县乡一级,小银行灵活性较大;不过由于一般由农信社改制而来,有历史包袱,且一般以传统的信贷业务为主,区域集中,专注“三农”、“中小微企业”等“下沉”、分散领域和客户群体,更易受经济下行影响,作为小银行,且风险管控能力有限。

根据监管数据,2017年末,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3.16%,并且呈现逐季升高趋势,2017年一季度末仅为2.55%。到2018年一季度末更是上升至3.26%,远高于商业银行的1.75%平均指标。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农商行扎堆上市成了热点。6月21日,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拿到了A股门票,即将成为中国第六家A股上市的农商行。同时,这也是今年第一家成功过会的农商行。2016年11月份向证监会首次递交招股书,并最终于今年6月21日首发过会。该行招股书显示,紫金农商行拟在上交所发行股数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且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即不低于3.66亿股、且不超过10.98亿股。2017年,紫金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94%、9.69%和9.69%,均较前一年度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此次IPO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外,该行也将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这也将缓解资本压力。

今年以来,随着部分次新上市银行股价“破净”,多家银行相继启动上市时承诺的股价稳定措施。紫金农商行在其招股书中,披露了上市后三年内公司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时稳定股价的预案。一旦该行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就将启动股价稳定措施。紫金农商行稳定股价的具体措施包括:向社会公众股东回购该行部分股票、该行董事及高管进行增持、实施利润分配或资本公积金转增以及削减开支限制高管薪酬等。

另据证监会证监会7月2日消息,证监会原定于7月3日审议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发事项,现因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审核。

据今日农商行最新信息显示,目前共有19家银行在A股IPO排队序列中,其中包括9家农商行。除已过会的紫金农商行外,还有青岛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厦门农商行、重庆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等8家农商行。上述8家农商行审核状态不一,最快的为“预先披露更新”,最慢的则为“已受理”。

“农商行上市一是改善公司治理,规范经营,已改制的市县农商行虽然建立了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但其作用还未真正发挥,与现代公司治理的要求差距较大;二是补充资本,增强业务发展后劲,激活市场活力。现在申请上市的农商行总体在全国范围内还是比较好的,但有许多历史积累问题,包括现实中客户群体管理和大环境下的违约困难,都是发展过程中需要一一克服的,但总体上还是非常好的。”一位农商行董秘表示。

不过,近年来政策却利好农商行。中央一号文件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其中就包括“钱从哪里来的问题”。“明确提出要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格局,确保投入力度不断增强,总量不断增加。”2月5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此外,普惠金融的大力推进,也为农商行业务扩张提供了政策支持。

福建省银行吃罚单数最多

银保监会官网6月公布的处罚信息来看,银监局开出共49张罚单,地方银监分局共开出105张罚单,总共154张罚单涉及金额为7425.67万元。

从省份来看,福建省包括福建银监局和地方银监分局开出的罚单最多,共19张,共涉及金额800万元,其次为河南共开出17张罚单,新疆开出14张罚单,浙江开出12张罚单,吉林为11张,广东和山西均为10张,其次为四川、山东、内蒙古、江苏、安徽、辽宁、江西、河北、甘肃、天津、重庆、云南、广西,全国34省中有20省银行机构或者从业人员在6月被罚,14省幸免。

6月11号,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多个来自福建银监局的处罚信息,其中一个罚单信息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的处罚信息。因不正当吸收存款、贷款用途审查及贷后跟踪未尽职、转贴现资金未转入合规账户、违规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承诺保本收益等,福建银监局对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处以280万罚款的决定,作出处罚日期为6月5日,这为福建6月开出的最贵罚单。同时,作为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副行长林明,对该行转贴现资金未转入合规账户、违规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承诺保本收益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福建银监局对其处以警告。资料显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为李雪红。

值得一提的是,当日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也收到了福建银监局的处罚公告。因授信调查未尽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被罚40万元。

除了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外,中国邮储银行、工行、平安银行、厦门银行多家分行以及多家农村信用合作社收到了福建银监局和地方银监分局不少罚单,理由包括贷前调查未尽职、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违规发放虚假按揭贷款等。

除了对银行分支机构进行处罚外,福建银监分局还因借用客户账户出借资金给客户使用,对5名东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员工处以警告。

福建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赵杰今年在《中国银行业》杂志2018年第1期刊文中着重提到了信贷问题,其表示,从这两年福建情况看,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稳中趋降,但案件数量和金额有所增加,银行业内控风险、违规风险相对突出,需要更多地抓银行内控、案件防范和员工行为管理,加强信贷文化建设。“加强全面风险监管,提升非现场监管实效;充分运用相关调查权等提升现场检查质量,健全“查、审、决”相分离的处罚机制,加大行政处罚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不良贷款大省山东在6月开出的罚单并不多。2017年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山东省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规模持续平稳增长,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净利润383.9亿元,同比下降47.11%,截至2017年12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813.2亿元,比年初增加416.2亿元;不良贷款率2.56%,比年初上升0.42个百分点,已经取代浙江成为不良第一大省。

此外,近期,有消息称,监管层已要求各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属于银保监会直管的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要求在6月30日之前,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 属于地方银监局管理的地方法人银行则获得一定的缓冲期限,按各地实际情况,有些地方银行甚至可以延期到明年达标。据媒体报道,关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的问题,现在大部分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实际上都在按此要求操作的。但亦有多位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人士称,近期监管部门对不良贷款确认的要求的确在收紧。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表示,未来监管部门加大行政处罚力度将成为“常态”。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金融风险化解是一场攻坚战,不仅仅是2018年,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监管部门都将大力‘拆除’各类风险隐患,尤其是影子银行、交叉性金融风险等领域。”

信贷违规居首位

据,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机关、银监局以及银监分局针对商业银行及金融机构违规行为,已经披露1662张罚单(罚单以公布时间为准),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商业银行及各类金融机构均有涉及。其中,银保监会机关开具10张,银监局531张,银监分局1121张。按月度来看,今年1月到6月,银监系统分别开具罚单554张、366张、110张、177张、301张、154张。

其中1月及2月农历新年前后,开具了920张罚单,数量占2018年上半年1半。农历新年过后,每个月罚单数量保持在100张以上。银监会6月份公布154张罚单,从数量上为2018年上半年度月度排行第5。

从处罚理由来看,信贷违规居首位。信贷业务一直是银行的传统业务,受到银监部门重点监督,上半年,信贷业务成了重灾区,违规行为高达400多次。据凤凰网财经不完全,6月的处罚信息来看,信贷业务违规高达54次。比如,中国银监会巴南监管分局对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巴南支行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巴南支行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为刘晓冬,该支行存在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采取不正当手段违规发放贷款的违法违规事实。巴南监管分局对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巴南支行共计罚款人民币80万。

银监会在《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中明确指出,违反宏观调控政策包括违反信贷政策和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6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公布了中国银监会河南银监局对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豫银监罚决字。决定书显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为董琢理,该分行存在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违法违规事实。河南银监局对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罚款50万元。

此外,违反审慎经营原则也在罚单中多次25次。6月14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行政处罚信息,因被处罚当事人在开展个人贷款业务中存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行为,阿勒泰银监分局对北屯国民村镇银行作出责令改正,罚款人民币二十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此外,6月的罚单中,理财和票据业务违规在罚单中也多次出现,理财和票据业务违规罚单均有16次。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徐忠近日在央行网站发表的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中国货币调控方式转型》工作论文中指出,随着各项监管措施逐步到位,大量表外业务将回归表内。最新数据显示,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仅为7608亿元,较4月份的1.56万亿元下降近一半,远低于过去5年同期均值。而社会融资余额的增速也进一步下滑至10.3%,是200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包括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在内的表外融资共计减少4215亿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认为,当前的罚单主要集中于银行原有存量业务,而非增量业务。监管机构此前出台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等多项监管措施,强化风险管控、完善监管链条、弥补监管短板,组合拳重点打向了当前经营中风险较大的领域,比如同业、委外等业务,以及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责任编辑:沈阳

欢迎合作,咨询QQ:1953933333

中国宿迁网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将立即删除。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